Invisibility..

【盾铁】雪夜之声


MCU内战后,半架空。

(可以配合Rachel Taylor的Light A Fire阅读)

        托尼在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他面前,空间膨胀,时间拉长。灯火与星光都在远去,风猎猎作响。寒冷,与黑暗,从盔甲的裂缝中渗入他周身,蛮横地赶走温暖与柔和的电子光。其他人在此时通常会祈求亲吻上帝的脚趾——但托尼不同。几乎所有人爱看他高高地飞着,飞在流云与蓝天之间,或是飞在残垣与硝烟之间。然而又几乎只有托尼一人知晓,坠落的可能性在飞翔时不同高度、不同速度下令人心惊的变化。他所保护着的人们并不需要知道这个——他们只需记得,托尼是钢铁侠,是所有人爱着的的英雄。而英雄,总是笑着的,总是胜利的,总是大难不死的,总是完美且无所不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 托尼本有准备,他早已习惯应对坠落。但这次并不简单。夜晚的工作间里,他监测到了一处时间能量的异常波动,随即唤来盔甲打算去一探究竟。靴底传来美妙的音爆,托尼起飞,加速,稳稳地悬停在目标周围。此时莫名的能量束击中了他胸甲正中的供能反应堆,蓝光闪了几下后黯淡下去,在浓重的黑暗中似是做着无助的挣扎。Jarvis在来得及分析前就已下线,下落的保护装置和缓冲装置也被摧毁。托尼向下坠落,除此之外任何事件的可能性都在令人不安地波动变化着。

        冬夜的风灌入口鼻,大脑的转速被刺激着加快。无论那人是谁,他一定掌握着先进甚至来自未来的科技;托尼并不是他的首要目标,但他竭力掩盖自己的行踪,在达到真正目的前并不希望引起关注;辨不清是敌是友,但那人拥有扭曲时空的能力......

        嘭。

        托尼躺在一片积了厚厚白雪的地上,这幸运地为他减少了不少冲击力。也许会有几处骨折,但并未伤到神经。这算幸运的,他简直要为自己哼上一曲。但不幸的是——哦,不,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原先的思绪被打断,痛苦的那一段回忆被情景触发,如潮水般涌出,更甚坠落时尖啸着的寒风。

        罗迪坠落的身影被烙在视网膜之上。托尼无助地伸出双手向下加速——嘭。面甲掀开,是老友沾满血污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 盾牌竖直插入反应堆,多么完美的倾斜角。胸口一阵剧痛,是皮外伤吗?那人用力拔出盾牌,金属之间发出特有的摩擦声。带着尖刺的话语在二人唇间传递——嘭。一声闷响,盾牌扣在地上。史蒂夫留下宽阔坚定的背影,丢下了什么托尼也看不清楚的暧昧东西,早已无人愿意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 破碎的面甲被丢在一旁。托尼躺在低温中,溺在回忆的泥淖中,大口呼着气。他的眼前升起一片缭绕的白色轻雾,随即融入空气,消逝得无影无踪。就像小孩子对着玻璃窗哈气,再用手飞快地去擦,只为能满心欢喜地看清窗外的某样景象。但这时他眼前的一切光亮都离他那么遥远——像放在玻璃展柜里的珍宝,美丽、令人向往,却无法触碰、无法接近,同样也并不属于他。别再想了,振作起来,托尼;你必须保证当人们找到你时还是清醒的,这样才能说出你今天的所见,提醒他们注意提防......

        他又想起了史蒂夫。托尼其实知道,内战时他们都抛开了一切感情,为自己心中的正义而战。但如果那时有一句道歉,一点理解,会不会结局改变、他们之间也不至于如此?这是他思考已久的问题。寒冷使答案更加清晰。托尼还爱着史蒂夫,托尼的情感达到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     远处出现了第三种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夜,史蒂夫作为唯一一位呆在大厦里的复仇者被Jarvis从睡梦中唤醒。托尼又一次工作到深夜,又一次自己单独跑出去,又一次出事了。他急切迅速地拿起几样东西登上了昆式战机,管家给出了托尼失联的最后地点,他飞到那附近开启红外热成像仪开始搜寻。当他终于找到托尼时,那人的弯睫毛上结了霜,脸上还有些雪的痕迹,双目略有些失焦。他想起了另一个冬天和另一个这样的托尼·史塔克。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决绝,他带给钢铁侠的伤害就会少一些,一切还可以挽回,他还可以冷静地保护每一个他所在意的人。史蒂夫还爱着托尼,史蒂夫的感情达到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    托尼看着美国队长的脸伴随着越来越近的光从黑暗中浮现。二人眼中映出彼此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有火柴吗?”托尼开口,眼前的人愣了一愣,“点上一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火焰从小木条上蹿了出来。两人的眼中都有了雀跃的火苗,融化了先前的冰霜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是要死去了吗?在除夕大年夜?”有人开始发笑,漾出层层温暖愉悦的气息,“你是我的天使吗?这是我最后的愿望。”上帝在他们耳边轻语:是时候了,不要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。”“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,还有两个人眼中的彼此,这前前后后四个人影都在微笑。一句话,同时打破沉寂,打破坚冰,打破屏障。他们注定如此——只消一句话,便摸清了彼此的心理;只需一句话,以前的一切化作雾气缓缓散去。不过这一句话因为倔强、骄傲和爱,一直没有说出来。但在这个冬夜,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 嘭。

        临界点同时被打破。

        史蒂夫前倾吻上了托尼,冷与热的气息交缠,久违的吻总是会被拉得无尽漫长。火柴在黑暗中兀自亮着,如同妈妈的针织袜、冬日家中的壁炉、太阳晒过的棉被,和一些真真正正温暖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带你走的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雪从夜空降下,埋藏了曾经的种种不解,融塑了他们一生的爱情。



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写文,献给盾铁。

我特别爱盾铁两人的相处模式。两个独立强大的人,有爱,有陪伴,有心意相通。这篇里也加上了一点点我对他们的理解。我一直想象内战后两人如何和解,但我觉得爱人之间也许只需一句话。所以就有了这篇的诞生,如果不好吃有逻辑错误请大家原谅嘿嘿!